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357章 5返沪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金华新闻网
 

    领域文学网

    就在陈翰一行四人赶往浙舟普陀时,某个衣冠楚楚的男子也收获一笔巨资。

    这个男子虽是一袭便装,但开着一辆军牌小轿车。

    傍晚时分,男子驾车直趋军分区,门卫见车敬礼,启栏放行。

    尾随的一辆商务没有停留,转道离去,而这辆商务正是分局专用的工作车之一。

    当晚,一份新的报告形成,六处外勤在监控祖锋过程中,发现其与军分区联勤处长张子强有多次接触,并发生于近三日内,两次看楼盘,三次接过祖送的黑色皮箱,而祖锋为青红大佬祖泰安之子,是目前祖氏产业的掌控人之一,也是监控的主要目标之一,建议对祖进行深入调查,以查明其与张某的接触的真相,或对张某进行深入调检取证,并对其个人银行帐户或亲属银行帐行进行监检怀疑张某有受贿之实

    当夜,六处处长罗振国收到这个报告,眉头皱了皱,外勤执行的是监控任务,据实陈述监控实情,而很少用建议权,一但用了建议权,就是怀疑目标有深入接触。

    而张某的身份也被指明,军分区联勤处长,张子强。

    六处处长罗振国心说,这个张子强,不就是龚秀珍的老公吗?听闻是军方**,其父张某是金陵军区副司令中将

    怎么又涉及到内部的人?

    罗振国也就不敢做主了,当即拿起电话向局长汇报

    他这边汇报的功夫,回到家的龚秀珍也在向丈夫张子强发牢骚,尤其是和邢珂冲突一事。

    张子强听的心不在焉,嘴上更说,“多大点事呀?”

    “你这个没肝没心的,你老婆受了气,你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非要争那点小权做什么?多少大事等着办呢”

    龚秀珍是聪明人,听出丈夫话里藏着话了。

    “你什么意思?”

    “储物室有三个皮箱,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张子强撇着嘴说,他三十二三的年龄,白面无须,甚是俊朗,身姿也挺拔,穿上军装时,那也是一表英才,不过平时外出,他喜欢着便装,大该是穿军装不好出入某些场所。

    龚秀珍去了储物室,很快传来一声尖叫,蹬蹬蹬就跑出来,俏脸变色,胸端丰硕起伏不定。

    “哪来那么多现金?你收谁的贿赂了?”

    龚秀珍声音都发颤了,她打开三个皮箱都看了,一沓一沓的蓝版老人头,整整堆了三箱,箱子虽然不大,但目测一箱里也足有五十沓子。

    三五一百五,也就是说,那三皮箱现金可能是一百五十万啊。

    龚秀珍还真没见过那样多的现金,真说不出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惊喜交集,应该说惊大于喜,所谓的喜是很突然很心虚的那种,她深深知道,受贿来的钱,暗藏危机。

    她坐在丈夫身边,揪着他胳膊,急着问,“你道是说呀。”

    张子强嘿嘿一笑,搂住老婆道:“你说我们当官是为了什么?”

    龚秀珍翻了个白眼,“天呐,亲爱的,你别吓我,我胆儿这么多钱,这要是给举报了,还不得把你给枪毙了呀?”

    “谁举报我?啊?谁举报我?你吗?”

    “胡说什么呀你?送你钱的人,会安什么好心?他那边若是出来问题,还不把你供出去?”

    “放心啦,祖家,没那么容易倒下。这点钱,不过是买个未来的安全,你不是主管最近的行动吗?你们抓麦达夫这样的行动,不就控制在你手里吗?”

    “啊,你把我是这事告诉那个祖锋了?”<怎样治疗癫痫病br>
    原来龚秀珍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一些交际朋友,而且都是名流上层,因为丈夫本身就是**,又能三十多岁的年龄坐在正团级位置上,未来是不可限量的,其父更是正大军区的副司令,想交好他的人多着呢。

    “老婆,祖锋这个人还是够意思的,虽然他是祖佬第三子,但他是祖佬敲定的祖氏下一代掌舵人,他的能力获得了其父的认可,现在又是祖氏集团总裁,这几天还揪着我结拜”

    “你傻呀你,他和你结拜,不就是想利用你?给你钱也是这个目的,麦达夫和古北秋都被抓了,祖家人心惊肉跳的,尤其麦达夫被抓,直接关系到祖家,你还跑去告诉他,你老婆的身份,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你说反了,我脑子恰恰好使,你手里握着权的,抓谁不抓谁,还不是你一句话?他给咱们钱,买个踏实,你这边睁只眼,闭只眼,不就没事了?”

    龚秀珍翻白眼,“哪有那么简单?我和那个邢珂闹翻,就是夺权的事,可我失败了,局长已经指示,近期事务都由姓邢的全权负责,不需要向我这个分管副处长汇报,而是让她直接向局长汇报,我只抓工作。”

    这话让张子强脸上的神色渐渐凝固起来。

    “前天你不是说,你要主导近期的事务,还说象抓麦达夫之流的大事务,也将由你决定。”

    “这不是昨天和她闹翻了吗?都闹到局长那里去了,那蠢货发脾气,摔枪说不干了,被局长当时关了警闭”

    “哈哈,关的好啊”

    “好个屁,当天下午就放出来了,局长也亲自和我谈话,让我分抓,不管案子了。”

    “怎么回事?这个邢小有背景?”

    龚秀珍咬了咬牙,“具体不太清楚,反正局长当天就把事了结了,姓邢的个性很张扬,前一阵子一处李处长就是被她搞翻的,挖出了李处和副市长的关系,那事和古北秋有关,现在麦达夫已经定案,下一步是不是要针对祖氏,还不清楚,但在这个时候,你搅进来就非常危险啊。”

    张子强神色凝重起来,“那现在怎么办?我也收了人家的钱”

    “给他退回去。”

    “开玩笑,你以为退的回去啊?”

    龚秀珍转眸一想,“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

    “上交,备案,一但东窗事发,你不仅无过,还有功。”

    龚秀珍这脑瓜子果然是灵俐。

    “什么?上交?一百五十万上交?”

    “你要知道这一百五十万,可能把你张家的前途葬送,可能毁了我们这个家,我俩还好说,老爷子不得被你活活气死了?”

    张子强一想也是,顿时就蔫了,软软搂着老婆,露出一脸孩子相,“老婆,我舍不得呀。”

    一听这话,龚秀珍就知道丈夫被自己说动了,忙捧住他的俊脸道:“亲爱的,我们要有长远打算,不能被眼前这点小利迷惑,我们还年轻,都是团职干部了,以后还怕没弄点小钱的机会?非要在这个风头火势上冒险?万一出了事,你给弄进去了,我怎么办呀?孩子怎么办呢?”

    “唉,都怪那个姓邢的抢了我老婆的大权,走着瞧,有机会我不艹死她。”

    “你和那个祖锋混的越来越没素质了,动不动就艹呀艹的,”

    “老婆,这是个口头语,此艹非彼艹,意思就是搞死她呀,我在外面可是文质彬彬的上流人,在自己老婆面前释放一下另一面情绪而已,我又不怕你鄙视我。”

    “唉,一百五十万啊,靠工资,咱俩这辈子也赚不来这么多钱。”

    “好啦,老公,不想它了,我也想要钱,我也眼馋,可我知道这是要命的钱,咱不能留。”

    “老婆,你说我这还没享受呢,就让你一脚踹深渊了,我憋屈呀我。”

 北京哪治癫痫好   “你憋屈个屁,真要因为这个出了事,你洗洗屁股去坐牢吧,我洗洗屁股换个男人而已。”

    “我艹,好吧,我听你的,你处理吧。”

    张子强最终还是蔫了。

    次日,赵局长接到六处的报告,正皱眉琢磨这个事,龚秀珍的报告就递了上来。

    他看完龚秀珍的报告,也不得不赞一声这个同志悟高,一百五十万巨资也不能击毁她的意志,了不起啊。

    甚至他想过,换了是自己,在一百五十万巨资面前也要徘徊。

    之后,局长把龚秀珍叫来,高度赞扬了她的品质,由于前日对她分管工作有点过于压制,赵局长经琢磨后,在这天下午,给龚秀珍一个新职务,局长助理。

    一般来说,象赵局长这样的级别可以有两个助理,而且助理的级别至少都要在副团以上,一直以来,赵局长就一个助理,另一个名额空悬,如今终于给了龚秀珍。

    这可把龚秀珍喜欢坏了,前日刚给了自己一巴掌,今儿就给了一个甜枣,不过她清楚,这个甜枣是自己以实际行动换来的。

    说实话吧,这个局长助理的职务,可能比正职处长还要厉害。

    邢珂听说了这个事,也不过是撇了撇嘴。

    不过就最新的两个情况,局长也让龚秀珍向邢珂传达了,看完这份报告,邢珂也不由多看了一眼龚秀珍。

    龚秀珍功于心计,已知这个姓邢的可能有靠,自己与其再争,不如与她和平共存,这样的话,有可能在未来事务中,插入自己的意见,总比被人家排斥在圈外强呀。

    “小邢,之前,我做的也不对,我正式向你道歉。”

    她肯放低姿态,说明她够聪明。

    而邢珂呢,还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名义上的上司都低头了,她也就顺了那下口气。

    “龚处,是我脾气不好,你也多包涵。”

    她这么说,龚秀珍也颇感意外,没在她眼里看到得意之色,反而是有分真诚,心说,这个姓邢的,还可以啊,不象是个张扬跋扈的主儿。

    “麦达夫的材料里,有交待几个重要的人物,其中就有这个祖锋,龚处,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丈夫张子强,认识麦达夫吗?”

    “是的,我丈夫也小心家势,勉强挤入名流,有时候少不了应酬,不说是他,我本人也认识祖锋、麦达夫、叶北军、王炳奇、方显廷、伍鸿书这些人。”

    “呀,没看出来,龚处你也是名流堆儿里的呀。”

    龚秀珍苦笑了下,“其实,这也是我工作之一,利用现实中的一些优势做掩护,进行外勤监控工作,这些佬们的不少资料都是我撰写的。”

    “哇,这要给他们知道,龚处你可惨了啊。”

    邢珂打趣着说。

    龚秀珍道:“何止是惨?我怕有九条命都不够填的。”

    “这些人表面光鲜,背地里做些什么也没人知道,从我们的底限来讲,只要他们不大规模的引发乱势,影响社会治安,也没有动他们的理由,毕竟他们现在手朝左的产业,都是受政府保护的纳税户,换个说法,这引动都是很正规的企业了,只要不做违法的,以前一些旧的东西也会逐步消磨干净。”

    龚秀珍点点头,“是的,谁要瞎挣折腾,就是咱们盯着的重点,比如最近折腾的挺厉害的王炳奇、方显廷他们。”

    邢珂道:“他们折腾是受到我们的影响,是在我们允许下进行的,借他们的力量,把麦达夫挤兑出来,成得已一网成擒,这方面事件已向局长备案。”

    “哦哦,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其它原因。”

    “你家老公认识陈豪这个人吗?以前江浙会的陈五公子。”

    “好象是认识的,但没郑州军海医院贵吗有深交,我经常跟着我家老公出去参与一些派对聚会,也没见过这个人。”

    龚秀珍也没说假话,但至于她老公和陈豪有没有深交,她真不知道,但她只能说没深交,因为她知道目前针对的一个目标就是陈豪。

    早些时,陈氏父子就是龙虎令拍得者,后来闹出江浙商会分崩的大事,波及两省诸市,到现在,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细化到街头利益的争夺,至今仍在进行吧。

    “陈豪是目标之一,目前躲的找不见,也可能离开了滩上,我们在监控陈豪的前妻沈秀芝,这个女人近期要与叶北军举行婚礼,他们都是我们重点监控目标。”

    “嗯,沈叶这些人,我都认识的。”

    “对了,照你这份报告来看,你的身份,已经曝光,至少祖家人是知道的,对吧?”

    龚秀珍暗了暗头,“是的。”

    “最近出了风头,把滩上新旧两个大佬拿下,搞的人心慌慌,象祖家父子,也觉自危,这才是他们出钱消灾的主因,麦达夫给弄进来,也更加深了他们的危机感。”

    “小邢,不管是不是要对祖氏父子动手,我老公因泄露我的身份,才被他们盯上,贿资上缴,我老公还能继续扮演他们的保护伞,如果要针对他们行动,你也不用客气,可以让我老公传递消息。”

    事已至此,只有牺牲祖氏来成全老公张子强了。

    邢珂点点头,“让你老公保持与祖氏的接触吧,给什么拿什么,你这边备案就行了,结案时自然少不了你老公的功劳。”

    “那我先谢谢邢科你了。”

    “客气,对祖锋肯定要有行动,也少不了你和你老公一起配合。”

    “我们没有问题,随时配合行动组的行动。”

    这天下午,刘坚和苏晓赶了回来。

    在蓉城他们经历了龙虎秘门的门主秘典,刘坚也完成了赘婿到门主的过度,也有资格知晓秘门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势力了,不过具体的运作,不用他插手,他也插不上手。

    回到局子,先和邢珂她们聊了这几日的事,与龚秀珍产生小矛盾这个刘坚没当回事,倒是把谭莹段志弄进,他大大赞赏了邢珂一顿,邢珂很是喜滋滋的。

    “接下来就是等陈翰的消息,看看普陀上人是不是肯拿龙虎令换回他的私生子王僧。”

    “私生子?你肯定?”

    “**不离十吧,名僧未必不留后,只是世人不知内幕罢了。”

    “荒诞啊。”

    “也没什么好稀奇的,那些出家的,起初不一定是一心向佛,**都有无法言叙的苦衷,演变到后来,发现这未尝不是个躲灾消祸的好去处,也就安顿下来,私下里做点什么,谁又知道呢?至于说荒诞,是别人的感受,而不是他们本人。”

    “亲爱的,你咋这么了解这些内幕?”

    刘坚道:“虚灵大师和我说过一些的,过去兵荒马乱的,还有后期十年动乱,许多事不是我们现在这个思维所能想象的,总之,普陀上人肯以令换人,就让他带王僧走。”

    事实上,王僧已经被废了气海,没可能再重塑功身,再说他元阳早破,重修都没有基底支撑,这辈子能过平凡人的生活,那就是最美好的结局,就看普陀上人是否配合。

    谈了这些事,刘坚说去娱业一趟,邢珂她们撇嘴,还提醒道:“你应该先去拘留所看看你的新马子陆萧,省得她心身空寂,背着人用牙刷子解决问题。”

    邢珂这话,把谭莹、白莲、苏晓她们都逗乐了。

    刘坚翻了个白眼,出了局子,真的先去了拘留所看陆萧。

    陆萧只是拘留十五天,这都过去好几天了,连拘前的两天算上,再有几天就出来了,但对她来说,也是度日如年。

    看到刘坚时,这坚强的美女热泪盈眶。

 张家口癫痫那家医院好   两个人四目相投,能看到对方眼里的那团火,条件允许的话,刘坚肯定把她摁翻了大入特入。

    “到时,我来接你。”

    “嗯,”

    没有过多的交流,就只是只言片语,但传递着浓浓的情意。

    等刘坚出现在娱业大楼时,这里都要下班了。

    入了女王办,徐嘉惠就尖叫着扑进男人怀里,“小瘪三,你死哪去了?想死我了,心肝儿,快亲亲我”

    徐嘉惠好似疯了的母狼,缠盘在男人身上,恨不能一口吞掉他。

    “你几天没在,你就补我几炮,这是对你的惩罚。”

    “阿姐,我怕你受不了。”

    “受不了就让我死吧,我心甘,我乐意,快点,就在沙发上吧”

    接下来的两个钟点,他们就在沙发上度过的,差点没把沙发给搞塌,林真几次想打断,也不敢进来,耳畔充斥着那种声浪,她最终没能忍住,在外间自抠了一拔儿。

    当晚,送了徐嘉惠、傅仙琼回到别墅,刘坚没有留下。

    他在徐女王这也就是应个卯,有些日子没去看小姨了,怕她心里有怪怨,这次邢珂耍脾气的事,又惊动了惊城许大将,他非得去哄哄小姨了。

    即便徐女王骂他没心没肺,但也没能拦住他走,主要给嫩的浑身发软了,这几日的积怨也被捅的一干二净,没啥好说的。

    至于陆小姨还没真正与刘坚相好,她也就顽强守着最后一道防线,说起来她也是自讨苦吃,给摁着脑袋,嘴炮一打就是一个小时,打的舌麻唇木,欲哭无泪。

    和陆小姨住一起的高洁就更苦逼,悄悄听他们的那声儿,却也只能自己钻被窝里安慰自己。

    陆秀玲有一股子韧劲儿,被折腾的那么苦,她也不放弃,一直就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裹哄着小坚子。

    刘坚看着心疼,也只好走火儿收场,然后两个人紧紧拥搂着对方。

    “你终于肯饶我了?”

    “小姨,”

    “不许这么叫,都被你那样,你也好意思叫?”

    “对我来说,姨早就变成你的名,而不是辈份,你不知道吗?”

    “好吧,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小姨,你不给我,是不是故意要练口舌技巧啊?”

    “我宰了你呀。”

    陆秀玲又羞又气,不依不饶的捶拧他。

    两个人甜言蜜语好一阵,刘坚就摁住她,从发梢吻到脚尖,又从脚尖翻上来,路过溪沟时陷了进去,再没拔出嘴。

    后来陆秀玲脱力晕睡过去,刘坚才窜入高洁那边,拿她泄火儿,把高洁嫩了个半死,但高洁喜欢的紧。

    第二天,刘坚还拥着陆秀玲没起床时,邢珂的电话就追来。

    她说去普陀的陈翰传来消息,普陀上人近人将会来一趟沪城,虽没说换的事,基本可以肯定,龙虎令在他手上。

    消失了一段时的龙虎令将要重现,会引发什么样的新风波,怕也没人知道。

    我们坚少未来的情况又会如何?也没有人知道。

    由于某些原因,坚少的故事暂告一段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n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n阅读。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