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手卡 > >正文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爱和喜欢的区别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金华新闻网
 

    笔记本中,还夹着一张卡。讀蕶蕶尐說網

    很眼熟。

    龙夜爵一眼就看出那是之前爷爷给唐绵绵的彩金卡,后来她提出离婚之后,就将卡还给了他。

    再后来……

    为什么卡会在她手里,龙夜爵不清楚,但他知道,应该是爷爷给她的。

    但她现在又归还给自己,无非是想跟自己撇清关系而已。

    龙夜爵苦笑了一下,将那张卡再次夹回了笔记本中放下,才看向剩下的一叠文件。

    微微翻看了一下,也没有出乎他的预料,都是之前他转给她的那些店面,房契和股票。

    这女人一分不差的都还给了自己。

    是要撇得这么干净吗?

    在旁人严重价值连城的东西,可此刻看在他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刺眼。

    虽然这一次,离婚是他提出的,但当她真的做得这么绝情的时候,他又难受了。

    龙夜爵将东西原封不动的包好,放到了存放贵重物品的保险箱中,才打开门下了楼。

    迎接他的,是李心念那灿烂的笑容,“爵,我做了你最爱喝的排骨莲藕汤,你吃一点吧。”

    夜爵虽然没胃口,但因为听到熟悉的名字,而微微心动。

    说实话,李心念的烹饪技术,的确比唐绵绵好。

    两人之间的察觉,就好像是一个家庭主妇和一个殿堂级厨师做出来的东西一样。

    但无论如何,他的心,都是偏向唐绵绵的。

    比起殿堂级餐厅,他跟喜欢家的味道。

    龙夜爵习惯性的将肉都挑到一旁的小碗里,给自己碗里只留下几块莲藕,才将挑选好的肉推到了李心念的面前,“肉给你吃。”

    李心念有些莫名其妙,怔怔的看着他,“你忘啦,我不喜欢吃排骨的。”

  &n癫痫大发作的治疗bsp; 龙夜爵的手,顿在那里。

    猛然恍惚回来,看清了现实。

    他怎么又把李心念当做唐绵绵了呢?

    或许是察觉了什么,李心念的心微微一冷,赶紧说道,“不过你喜欢吃的话,我也陪你吃。”

    说完,她便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排骨,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跟她往昔优雅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龙夜爵也能感觉出来,李心念是在刻意的模仿唐绵绵。

    可越是模仿,越是让他心情复杂。

    他猛然按住了她的手,冷冷的道,“不要吃了,你不喜欢吃猪肉的。”

    “没关系,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李心念抽回了自己的手,继续吃起来。

    但那表情,的确是很痛苦的。

    龙夜爵也很了解李心念,她从小就不喜欢吃猪肉,这会儿强迫自己吃,不时还要干呕一下,惹得一双水眸盛满了氤氲的雾气。

    龙夜爵深吸了一口气,愤然的起身,直接端走了她面前的碗,毫不温柔的抽走了她手中的筷子,有些愤怒的道,“你没必要为了我改变什么。”

    “爵……”李心念受伤的看着他。

    “够了,心念,我现在脑子很乱,你今天会老宅去吧,龙夜辰不会赶你出来的,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龙夜爵有些痛苦的说道。

    李心念更加难受,用手背在自己的嘴上胡乱的抹着,那是刚才吃肉留下的油腻。

    很难受很难受,难受得她都要吐了。

    可这样自虐又能怎样?

    根本就换不来他的回头,换不来他的真心对待,只有这种相敬如宾的相处方式,她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这不是她要的生活……

    或许是终于忍不住,她捂着嘴冲到了洗手间,吐得昏天暗地。

    眼泪也顺着脸颊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将自己所有的完美,都击溃,只剩下狼狈。

专治癫痫医院    曾经,她才唐绵绵面前炫耀,自己在龙夜爵的心中才是最重要的。

    奚落她不过是跟自己长得像,才会被龙夜爵看上。

    可现如今,她还有什么立场去说这些话呢?。

    一个小小的,没有任何优越而又平凡的唐绵绵,就足以将她李心念苦恋了二十多年的感情,全部都替代。

    至此,在龙夜爵的心中,再无她李心念的位置。

    她痛苦的滑座在冰凉的地板上,哭得不成样子。

    委屈,难受,心痛,都在这一刻全数涌来,将她全部淹没。

    大厅里,龙夜爵就这么坐在餐桌前,面无表情的样子。

    一向深邃的眼镜里,此时却混沌不清。

    不知过了多久,李心念从洗手间出来,脸色惨白,眼眶红肿,但在面对他时,却是一抹伪装起来的笑容,“我知道你需要冷静,所以我也听从你的建议,先去老宅住两天,但仅仅是两天,两天之后我就会回来,希望到时候你已经冷静下来了。”

    龙夜爵眼睛都没看她一眼,好似没听到这番话一样。

    但李心念知道他已经听到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转身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这期间,他未曾说一句话,也未曾看过她一眼。

    收拾好东西,李心念想象着自己刚刚住进来时的雀跃心情……

    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个梦一样,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咬咬牙,她拧着包下楼,又是刚才的笑容。

    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交代他照顾好自己之类的,可最终却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再见。”

    出了这座压抑的房子,李心念哭了一路,给龙夜辰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龙夜辰一会儿就赶到,见到李心念的时候,发现她正一个人,穿着单薄的衣服,抱膝坐在绿化带旁边的路灯下,瑟瑟发抖。

    “龙夜爵呢?”龙夜辰脸色阴沉的问道。

    李心念只是抱着自己,发抖的说道西安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正规,“不要问了,带我回去吧。”

    龙夜辰看向房子的方向,那里除了路灯,便是一片黑寂。

    没办法,他只能扶着李心念上了车,一路狂奔,将她载回了龙家。

    徐伯见到脸色发白的李心念,着急的问道,“怎么了。心念小姐,怎么脸色白成这个样子?”

    “徐伯别问了,赶紧叫医生吧。”龙夜辰将李心念扶到了她之前的房间,盖上被子她还在发抖。

    因为担心她的病又发作,龙夜爵又打电话给了她的心理医生。

    徐妈端了热姜汤上来,给李心念喝下,这才稍稍缓解了她的颤抖。

    “龙夜辰,他们离婚了。”李心念抱着被子淡淡的说道。

    声音很是飘渺,几乎让龙夜辰以为是自己的幻听。

    他眉头一拧,唇线紧抿,似乎在怀疑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李心念继续说道,“我看到了他们的离婚证,被龙夜爵扔到了垃圾桶里,我看到的时候,很高兴很高兴的,觉得他终于要属于我了,可谁知道……”

    她的话,微微一哽,便说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眼眸,此刻有开始盛满了悲伤。

    “你们吵架了?”龙夜辰终于开了口。

    李心念苦笑的摇摇头,“如果是吵架了,那还好,至少说明我在他心中还有一定的位置。”

    她根本就是被彻底忽视的。

    龙夜辰眉头紧锁,黑眸深深一片,透露着他此刻浓烈的不悦,“所以你打算放弃了?忘记了这些年你的坚持了?”

    “我没有。”李心念坚定的摇头,“他说像安静的呆两天,所以我回来,也让我自己冷静两天。”

    龙夜辰看着此刻脆弱的李心念,跟自己记忆中的她完全不一样。

    曾几何时,那个高傲的小公主,变成了现在为了龙夜爵甘愿一个人坐在路灯下吹冷风掉眼泪的小可怜了。

    为爱,她牺牲得太多太多了。

    女性癫痫病有哪症状;“既然你决定冷静两天,那就不要想太多,老宅依旧有你的位置,你随时来。”龙夜辰沉冷的交代完,便转身出了房间。

    医生们也赶到了。

    还有闻讯而来的朱文怡。

    从龙夜爵的事情发生之后,朱文怡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华苑,终日都不愿出门。

    龙振飞之前定下的一起用餐的规定,也变成了虚设。

    尽管龙夜辰每天依旧会在大厅等候,但永远都只有他们一家人。

    汪是一朝翻身,说话也硬气起来,不时会奚落朱文怡几句。

    但被龙夜辰给压制着,还不敢当着朱文怡的面说。

    可即使她不说,朱文怡又怎会想不到呢?

    龙夜辰叫了一声,“大伯母。”

    朱文怡冷了他一眼,忽视他,直接去了李心念的房间。

    被忽视的龙夜辰也没生气,他能理解朱文怡的这种心情,所以他不会生气。

    想要去一见到李心念,就心疼不已,“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爵没有好好的对你吗?”

    “干妈,我没事儿。”李心念笑着安慰朱文怡。

    “那怎么回来了?”

    朱文怡是知道李心念过海天一线照顾龙夜爵的事情的,她知道自己现在去照顾龙夜爵很不合适。

    当李心念提出去照顾的时候,她分外放心。

    可现在,李心念回来了,并且是受了委屈的回来了,这让她又开始担忧龙夜爵了。

    “干妈,龙夜爵跟唐绵绵离婚了。”李心念又对朱文怡说道。

    一听到这个消息,朱文怡便高兴不已,“离得好!我早就看不惯唐绵绵了,离开了更好。”

    “是啊,离开了更好。”李心念重复着这一句话,好像是在告诉自己什么。

    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